道歉是新的起点,而不是终点:学者们倡导建华历史博物馆

加拿大150周年即将到来 回顾加拿大的历史,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淘金热和太平洋铁路的建设是可以进入为国家奠定基础行列的重大事件。 同样,对中国人征收人头税和颁布“排华法案”也可能成为加拿大可耻的历史。 对于这两件事,有两个成语可以用来概括当时的主流社会:过河拆桥和忘恩负义。 目前,各级政府对中国人的道歉不是历史的终结,而是重建的开始。最具象征意义的是在加拿大建立一个中国历史博物馆。 经过中国人的不懈斗争,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为“二等公民”为加拿大而战的中国儿童,他们终于迎来了历史的转折点。 1947年,加拿大政府废除了排华法案,恢复了中国公民的权利和投票权。 2006年,保守党哈珀政府为人头税道歉。2014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自由党政府为歧视中国历史道歉。 换言之,1947年至2006年是近60年的历史间隔,而1947年至2014年是超过65年的历史间隔。 这充分表明,从主流政党到社会,对中国人民的历史贡献和经验关注甚少。 联邦新民主主义国会议员米奇(刚刚去世)在议会提出道歉问题已经将近30年了。 中国工人的历史不是“外人”的历史。从道歉的勇气、真诚和内容来看,哈珀政府的道歉远远超过简·惠芝(Jane huizhi)的省政府。 前者不仅在道歉方面实现了“零突破”,而且还包括在几个政府刚刚成立的那一年的象征性补偿,总成本超过2亿元。 另一方面,简蕙芝政府的道歉发生在大部分省级自由党执政12年之后。不仅比哈珀政府晚了8年,也比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两个城市道歉晚了。道歉的内容不是很好。遗产基金只有100万元。总督只为中国少数民族的多元文化主任做出了贡献。中国少数民族团体的负责人向州长鼓掌,让道歉的诚意被打折扣,使选举动机变得突出,仪式纪念碑被简化为“政治接触”。这对中国工人的祖先是不公平的,也不利于历史的传承。 事实上,中国工人的历史不是“外来者”的历史,而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甚至加拿大主流历史的一部分。 中国人的贡献早已超出了华人社区的范围。不列颠哥伦比亚甚至加拿大的历史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问题是这种历史记忆仍然不完整,还没有成为加拿大集体历史记忆的一部分。 从这个角度来看,道歉不是这段历史的结束,而是正确重建历史的开始。 我欣赏上周连续六天的现场历史报道,这些报道不仅讲述了挖掘历史、保护历史和继承历史的感人故事,还向政治家和社会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面对走过场的政治道歉是否值得先辈们接受?它值得枫叶国家以平等、公益彩票、人权和多元文化而闻名吗?在我看来,这是在加拿大建立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最佳时机,它应该建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博物馆的建设应使用三级政府拨款的一部分和中国社会筹集的一半以上的资金。要系统、持续地收集整理历史文物,保护历史遗迹,通过研究、展览等教育手段,充分展示中国人百年来的贡献和历史经验,丰富和整合人们的集体历史记忆。 150年后,我们不能再沉默等待了。我们必须言行一致,不要让历史泛滥,也不要让过去的成为过去。

发表评论